top of page
検索

祖母四十週年忌日,紀念我的祖母。白紙一枚、涕泗縱橫…


今天一月十四日,是祖母黃培英去世四十週年祭。

黃培英的名號,近百年前中國都市婦女無人不曉。詳細可見百度。

這裡寫一點百度一筆帶過,而我却不敢忘懷的往事。




曾被譽為國寶的奶奶,在文革中飽受摧殘。抄家隔離、批鬥遊街、拳打腳踢乃至剃陰陽頭,無一幸免。


可是奶奶性子剛烈,吃足苦頭竟還常說「MZ/D算啥? 最大的剝削者就是伊!」


有一件事,在十歲的我心中刻下至深的記憶。

一九五六年起,奶奶作為工藝美術師供職於汾陽路79號「上海工藝美術研究室」。後來文革中受傷斷魂的也是此處。

一九六七年某月的一次批鬥大會後,奶奶和一起掛牌被鬥的同僚大師們身心負傷走出研究室的大門。

奶奶抬頭望見汾陽路79號門牌脫口而出:「這哪裡還是79號研究室? 簡直就是極司非爾路76號啊!」

此話何其痛楚?何其深刻?

眾所周知,極司非爾路76號為二戰時汪精衛政權奉日軍命令設置於上海的特工總部,鄰近上海日本憲兵隊。是囚禁刑訊拷打乃至殺害所謂「重慶份子」抗日志士的臭名昭著之人間地獄。

無窮無盡的殘酷鬥爭,令奶奶悲憤無比才有此語。可是發自肺腑的這句話竟馬上傳入了「造反派」耳中,於是奶奶再遭苛責酷刑……


四十年過去了,可我欲問:文革真的過去了麼?!


奶奶浩劫中蒙受的苦難與創傷留下身心重患,於一九八三年一月十四日逝於仁濟醫院。離世時不到七十。


執筆於斯悲從中來,涕泗縱橫不堪續文。

今日,為奶奶祈禱靈魂的安寧!




この拙文は先ほどWeChatに出したものであり、日本語に訳しようも心痛く、とうとうあきらめて投げ出してしまいました。ごめんなさい!

閲覧数:59回0件のコメント

最新記事

すべて表示
bottom of page